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木年华的博客

 
 
 

日志

 
 

生命之狂想  

2006-03-17 07:06: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同上一张专辑一样,专辑的录制接近尾声,而专辑的名称却迟迟定不下来。当卢第一次跟我提出《生命狂想曲》这个名字时,我的第一反应是犹豫,甚至是难以承受,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来阐述生命。
的确,这个题目太大了。如果这是一个命题作文的题目,相信一定会让人抓狂,题目越大,越不好写。自己不是梁启超,偏要写一篇《少年中国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别人不把你当白痴,也会嗤之以鼻。
但是,这毕竟不是命题作文,而是先有了孩子,要给孩子起名字。要根据孩子的长相,父母的情况,出生的背景,今后的期望,给孩子起一个最适合的名字,就算志存高远,不切实际,但也要表达一种向往。否则,诸如建国,治民,永康,江山之类的名字就不要起了。
 
每每记者问起专辑为什么要起这样的名字的时候,都是最痛苦的时候,因为这就是一种感觉,难以细化,而且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也没有必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人。但是无奈,我要是记者也会这么问。至少,我现在还没有想好如何去回答。
想起上一张《70。80》,记者十之七八在说起这个专辑名字的时候会让我们评价诸如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的人们的相同点和不同点。没办法,名字是我们起的,只好硬着头皮说。其实,心里明白,这不是我们起这个名字的初衷。只是因为创作的过程,制作的过程中,我们想到了的自己的现在和过去,身边朋友的现在和过去,以及我们共同的现在,和过去。没有一个名词能概括它,在就要发行的最后一刻,我们想到了《70。80》。献给所有那些与我们有共同感受的人,如果没有,就把他当一阵风就是了。心里明白仅仅十首歌难以撑起这样大的一个帽子,但是,只有这样大的一个帽子,能罩住这十个性格相貌各异的孩子。
如同现在的《生命狂想曲》。我们歌唱了生命的迷茫,快乐,孤独,矛盾,幸福,绝望,梦想,还有,爱。每个人对生命都会有自己的理解,有人看破红尘,有人至死不解,但至少我们还在思考,狂想,于是,就要表达。
 
完成了单曲《Forever Young》的MV拍摄,我们来到导演的家看片子。这是个从《一生有你》就开始跟我们合作的导演,除了工作关系,更多的朋友的感觉加了进来。聊完正事,难免开始闲扯。闲扯是需要气氛的,气氛是需要音乐的。导演得意的拿出一摞他从各处收集来的电影原声碟,包括《钢琴师》,《辛德勒名单》以及一些我们未曾看过的电影原声音乐。随手放起一张,音箱里传出安静,优美,绝非流行却宛如天籁的声音。看到我们陶醉的连呼好听的样子,导演越发快乐的笑了。也许是我们的专辑概念的缘故,也许是音乐的缘故,也许是我们可以无所不谈的缘故,我和导演有了下面天马行空的对话。
 
导演说:“我们在大理的时候做了个实验,不管哪家餐馆,只要放了这样的音乐,生意就会特别好。”
我问:“为什么?”
“因为听这样的音乐让人快乐,虽然各个店里都在放不同的音乐,但是生意就是不如这家好,在嘈杂喧闹的环境中,这样的音乐就会让人舒服。”
“所以快乐其实很简单不是吗?”
“是的,快乐是来自于一个人的内心的,你认为快乐,你就会快乐。”
“嗯,我也这么认为。但是不同的人对快乐的标准是不同的,甚至跟物质标准联系在一起。”
“那是他们人为的把快乐量化了,其实人在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下都会有他的快乐和不快乐。”
“是啊,这种幸福快乐感有时来自客观啊。比如一个人比别人住的房子大,挣的钱多,他就快乐了,他比别人拥有更多的权力和特权,他就快乐了。”
“但是,即使你有再多的财富,再好的条件,你一样会快乐和不快乐。”
“哈哈,是啊,有时候我想,穷人有穷人的快乐与不快乐,富人有富人的快乐与不快乐,与其都这样,那还是让我承担后者的快乐与不快乐吧。”
“你有没有想过,那是你自己抬高了快乐的标准。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当你实现了一个目标,你仍然会继续寻求快乐,但是,这时候以前的快乐标准已经不能满足你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时候你要再继续获得快乐,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反过来,不快乐也变得更加容易。就像某种药物依赖一样。”
“正是这样,所以说快乐本身是和生命联系在一起的,而不应该是客观的物质享受。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其实都是需要寻找真正的自我,这样才能了解生命的意义。”
“嗯,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哲学都在探求生命的本质。”
“当你了解了生命的本质,灵魂的归宿,才能真正的快乐。”
“可是我知道因为我身在其中,是无法完全理解生命的,所以,我更喜欢这种未知的状态,这样生活才有趣。”
“那不一样,每个人都是有探求未知的天性的,就像我第一次见到大海,我就被深深的震慑的,觉得自己太渺小了。”
“是啊,我第一次见到大海也是这样的感受。突然觉得自己做为一个人,在大海,历史,甚至整个世界面前,简直什么也不是。”
“但是后来我不怕了,不觉得渺小了,因为我知道大海是在我心中的,整个世界也是在我心中的,我认为它大,它才大,我不觉得它可怕,它就吓不了我。”
“对啊,就像人们都怕死,但是如果你不怕死,那么死对你来说,就没那么可怕了。”
“人们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好奇和恐惧的,谁也没死过,自然会害怕。但是我相信灵魂会有自己的归宿的。”
“正如做梦,仿佛就是灵魂的历险。”
“有人说梦里的世界也许就是另一个世界,或者说你未曾消除的记忆,你有没有这种感觉,现实中遇到的一些场景仿佛梦里曾经遇到过。”
“当然有啊,我甚至经常做一种梦,感觉自己陷入一种无尽的黑暗等待之中,这种感觉让我害怕和绝望。”
“没有关系,再长的等待,最终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嗯,最后我把它解释为我在母亲怀胎十月的腹中漫长等待的未曾消除的记忆。”
“所以说不用害怕,你找到真正的自己,你就不会迷茫,快乐也会变的简单。比如你爱一个人,她也爱你,你就很快乐了。”
说到这里,导演挑出一张《2046》的原声碟,笑着说:“好了,越扯越远了,还是放点听得明白的吧。”
 
音乐听明白了,关于生命的狂想才刚刚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