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木年华的博客

 
 
 

日志

 
 

我的世界杯回忆之二  

2006-06-07 04:59: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0年的意大利之夏,中央电视台开始全程转播世界杯的每一场比赛,也是从那一届,我的世界杯之旅真正开始了,从那以后,我开始了世界杯球赛场场不落的习惯,哪怕是最难看无聊的比赛,除非迫不得已,比如我在考试(我是说正在考试,考前复习也不能阻挡我)。
 
从中国队的外围赛之路开始吧。
那是我的父亲连续几年在外地的油田工作,母亲独自与我在家中。母亲是对足球没有任何细胞的(在我和父亲看球的时候,只会问两句话:有国安队的比赛,便问,国安队是不是就是国家队?非国安队的比赛,即问,哪个是马拉多纳?)。为了迁就我,母亲放下钟爱的连续剧,陪我一起看球。看见我赢球时上蹿下跳,便在一旁傻傻的笑,看见我输球时万念俱灰,便不知所措的安慰我。感谢母亲,让我比皮鞋时代幸多了。
 
那时国足主教练高丰文,国家队阵型442,防守反击,边路进攻为主。至少在那时,中国还算强队,还算被人尊重,也是最后一届能被人尊重的国家队。高丰文带领的国家队杀入了奥运会,虽然0:3输给有克林斯曼的德国队,0:0战平突尼斯,以零蛋收场,但至少还说得过去。记得国奥出线的最后一场比赛,是客场对日本,当日本记者采访高丰文对比赛的预期时,高说:“我们就是来赢日本的。”于是就赢了日本。那是我最后一次听到中国的主教练说出如此解气的话,也是我们最后一次藐视日本。最后一届被人尊重的国奥队是徐根宝的国奥,至少徐能够喊出“横下一条心,一定要出线”的豪言壮语,至少我们在没有出线时,还会遗憾。徐把边路战术发挥到了及至,中后卫中锋更是一水的模特级以上身高的“高”人,我们那时戏称,那根本不是争顶,根本就是把球往头上砸。自此,中国头球队的美誉便开
始源远流长。
 
跑题了,说回世界杯。外围赛小组赛,主场对伊朗,高丰文的保留曲目,由右后卫朱波两次下底传中,柳海光张小文两次头球,绝杀伊朗,顺利出线。那时的伊朗,谁敢对我们竖起四个手指头?6强赛首场对沙特,在先丢一点球的情况下,麦超两个进球为国足取得首胜,其中一个为点球,那时中国至少还有一个能保证点球发一个进一个的人。自麦超之后,我再也不敢看中国队的点球。然后,黑色3分钟败阿联酋,胜朝鲜,输韩国,再黑色3分钟败卡塔儿,最后回家。我在天花板与地板之间蹿跳,于大喜与大悲之间游走。步入所有中国球迷一样的苦旅之中。自那年,中国的足球字典里多了两句话“黑色x分钟”和“只差一步到xx”。
 
自以为是的总结一下,那次的失利很大一个原因在于门将的应用。6强赛期间主力门将张惠康(其特点是极为稳健,很少失误)受伤,替补门将傅玉斌(其特点是反应奇快,但身高不足)出战。首战傅以出色的发挥帮助国足取胜,但随后几场的失球(阿联酋一角球一单刀,韩国一远距离头球),无一不与身高不足有关,而最后一场对卡塔儿,张惠康伤愈出战,敌人进的是两粒近距离角度不刁的球,窃以为如果换做傅,一定不会丢。俱往矣,不谈也罢。
 

真正的节日从90的夏天开始,意大利人用其独有的时装秀完成了时长仅40分钟却极为美轮美奂的开幕式。红色的美洲,黄色的亚洲,黑色的非洲,绿色的欧洲,四色模特在《tobe numberone》的歌声中,笑容如夏花般绽放。而当阿根廷出场,马拉多纳的第一次触球,我几乎将要晕眩。是的,我爱马拉多纳,爱场上的他,不论他在场外做了什么,我因马拉多纳而爱阿根廷。也感谢阿根廷,在我的正式世界之旅的第一场就告诉我什么是冷门。阿根廷竟然揭幕战输给了第一次杀入世界杯的喀麦隆,那也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国家的名字。我同时崇拜那时阿根廷的主教练比拉尔多,原因二:一,在第一场,主力门将蓬皮多不可思议令人喷血的漏掉一个必然不进的失球后(对于那个球,我不但敢拍胸脯的说,我守都不会进,而且敢说,你去守都不会进),比拉尔多并没有放弃他,而是继续信任,直到他因伤下场,才造就了替补出场的一代神奇门将哥耶切亚。(相比苏联,素有“钢门”美誉的达萨耶夫,一次失误之后,即被弃用)二,在第一场实力之后,心高气傲的阿根廷人立刻放下身段,一场场去血拼,终于拼进决赛。的确,那届的阿根廷并不强,真正的球星只有马拉多纳,当一头金发的卡尼吉亚上场时,还没人叫他“风之子”。解说员宋老师看见他的反应的第一句话是:“这。。。也是个球星。。。”

我对足球是感性的,爱也无道理,恨也无道理,我因马拉多纳,一直默默的为无人看好的阿根廷加油。我从那届起就不喜欢巴西,虽然我知道他们很强,但那是一届只有霸气没有灵气的巴西。锋线的卡雷卡的确无人能及,但与他搭档的穆勒,却图有穆勒只命,没有穆勒之实。当阿根廷在十六分之一决赛对战巴西之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人坚信阿根廷必胜,而当阿根廷终于因马拉多纳的神奇一穿淘汰巴西后,在全世界的哀叹声中,我一人在那窃喜。我不喜欢德国,虽然我也知道他们很强,决赛中,德国队在阿根廷罚下两人后,以一个根本是错判的点球战胜阿根廷,多年以来,我一直耿耿于怀,我一直认为那是一场胜之不武的比赛。虽然我知道,那届德国的实力,理应是冠军。当马拉多纳挂着亚军的银牌流下热泪时,我在陪他一起哭泣。
 
是的,哭泣,世界杯,足球,从来都是一个狂欢与笑容相伴的东西。那年留下了无数的难忘瞬间。米拉大叔进球后的跨部舞动,身高一米九的斯库赫拉维的凌空翻越,神奇小子布罗林的转身庆祝,顽皮小子加斯科因在第二张黄牌后的泪水,疯子门将依基塔玩火自焚之后的一脸茫然,当然,巴西遭淘汰后,看台上那个身着对付的小姑娘,嘴啃着指头,那无神的目光,成为记忆永久的瞬间。
 
那是一个冷门迭爆的世界杯,阿根廷首场失利,和最终杀入决赛,一队创造了两个冷门。之后没多旧,我在清晨考试完毕,匆匆赶到同学家里,立刻目睹的米卢率领的哥斯达黎加如何干掉了目中无人的苏格兰。当然,冷门不属于亚洲球队。
 
那是一届在家看的世界杯,父亲不在,母亲总是很早便睡,每天,深夜,我都会偷偷溜到客厅,把电视的音量调到我能听见的极限。是的,必须能听见,能听见的足球,才叫足球。记得考政治的前夜,我放下背书,目睹了韩国如何毫无争议的败给比利时。在没有中国的世界杯,亚洲球队便成了替代品,但是,即使是替代品也无法早就奇迹,除非真的是“奇迹”。另一亚洲代表阿联酋,赖皮无比的一次次回传守门员来拖延时间,(那时的足球赛,守门员是可以抱后卫的回传的。)还好,在大败给德国和南斯拉夫之余,阿联酋兄弟还各能偷入一个进球,聊以慰藉。
 
那是一届群星荟萃,新星涌现的世界杯。虽然那届的每场平均入球数几乎创造了世界杯的最低,但是依旧无法抹煞巨星们的光辉。荷兰剑客仅缺巴斯滕,德国战车悉数登场,38岁的米拉大叔独领风骚,莱因克尔宝刀不老,意大利在维亚利英雄迟暮之时,从丙级队杀出一个名叫斯基拉奇的谢顶年轻人,以各种无厘头之进球,成为最佳射手,赛后某杂志竟然写出了这样的标题“马拉多纳时代的结束,斯基拉奇时代的开始。”去他的吧,斯基拉奇的昙花一现证明了没人能代替马拉多纳,在我心中,贝利也不能。而同时眼前一亮,与斯基拉奇搭档的年轻人巴乔,证明了什么样的球星,才能走得更远。与斯基拉奇并列为最佳射手的,是同样可笑的萨连科。喀麦隆的主教练做为苏联人,自然在小组赛最后一场为苏联队狂放水,一场比赛造就了另一个最佳射手,成为笑谈。
 
90年的夏天,如同我于世界杯的初恋一般,在我记忆中永远难以抹去,我几乎记下了每一场比赛的过程和比分,每一个队的队员,甚至是每一个入球。至今历历在目。从那年起,我陷入对世界杯,对足球的爱恋,难以自拔。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