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木年华的博客

 
 
 

日志

 
 

我的世界杯回忆之三  

2006-06-08 05:3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4年的美国世界杯,如同我与初恋久别的重逢。充满兴奋和遗憾。兴奋的是当初的懵懂少年巴乔,布罗林们早已长成翩翩风度,马拉多纳尤在。遗憾的,我只能谱写半段的恋曲,后半段被军训无情的打断,因为那年我大一。
 
于是,我如着魔一般疯狂的享受着前一半的恋曲。巴乔已成为一代领军,巴雷西雄风尤在,古力特被博格坎普取代,巴西的锋线迎来了激情四溢的两个矮个老男人罗马里奥和贝贝托,神奇米卢率领美国杀回,最重要的是,马拉多纳又回来了,虽然已经34岁。
 
还记得老马对希腊进球之后,面向镜头的怒吼吗?是的,当今世上,谁能如老马般统领全队,指哪打哪,那粒入球,眼睁睁看着他瞄着球门右上角而去,对方从后卫到守门员都毫无办法。遗憾的是,后来老马因为兴奋剂问题中途退出了世界杯,我遗憾,不是因为他服用兴奋剂,而是因为--他怎么被查出来了?
 
那年,我崇拜了多年的偶像之一,足评人张路,终于从北京台的转播中脱颖而出,成为中央台的体育红人,自此,我们的足球评论的技术含量大大提升,在此之前,没有评论员能对场上的每个球员,技术特点,包括教练的战术安排,甚至战术和换人的预测如此之准确。
 
我怀着极为难过的心,偷偷带上一个收音机,无比痛苦的踏上军训之路。做为经历过无数次军训的老兵油子,我对军训所谓的苦累毫无感觉,我只伤心我的世界杯。每到夜晚,我都会躲在辈子里,在嘈杂的信号声中,寻找着世界杯的蛛丝马迹,在幻想中入梦。记得一天早上,我们笔直的在操场上排列站着军姿,战友们如间谍般一句句传过话来:巴西进球了!过了一会,又传过来:荷兰进了!然后,巴西又进了!我在满脑的想象中魂不守舍的渡过了场务的出操。
 
我们一次次的提出看球的要求,军团在感动之下,终于格外开恩,答应我们,找来电视,允许我们看一场直播,就一场,决赛。在战友们的欢呼声中,我冷冷的看着那些大多数的伪球迷们,说,难道你们不知道,决赛往往是整个世界杯中最难看的一场比赛。
 
那天凌晨,所有军营的真伪球迷们,搬着马扎,在蚊子的歌唱声中,聚集在操场,蹬着眼睛在不大的电视屏幕中,列队寻找着球的位置。不出所料,那是一场沉闷的比赛,一直拖到加时赛,一直拖到点球,一直从星光拖到日出。我依旧不爱巴西,所以我支持意大利,但是意大利带来的是巴雷西的泪水,和巴乔落寞的背影。
 
我如同在监狱中探监一般结束了94世界杯之恋。
 
补充一句,中国队在施拉普纳的带领下,兵败伊尔彼得,更早的结束了世界之路。在也门之战,一记打在守门员徐滔背上的任意球另国足挂耻。赛后球迷愤怒的喊出“连也门也敢输”。事后证明何必呢,中国其实是什么队都敢输。那一阵,老爸和我也养成了个习惯,及每每中国输球之后,便打开收音机,深更半夜听梁言老师陪着球迷们一块出气。
 

一晃又是4年,98年的法国世界杯是一个让我一次爱个够的世界杯,因为那年是我大学毕业的暑假,无忧无虑的暑假,而且学校每个宿舍也安了电视。
 
熄灯断电之后,即将领取毕业证的我们,从楼道水房里拉出电源,和大学里结识的真球迷们,在楼道里相约共享着比赛,记得一场挪威对奥地利的比赛,几乎是世界杯最难看的一场比赛(前提是我还没看见后来中国对哥斯达黎加),沉闷得让我昏昏欲睡,但是为了誓言,我咬牙坚持着,是的,我不会落下任何一场,哪怕你已人老珠黄。
 
一点点遗憾,那是一届缺少球星的世界杯。往日的巨星们,不是英雄迟暮,就是归隐山林,只有少数如罗纳尔多,齐达内等冉冉上升的新星,为天空增添了一点亮色。还有,我只与我们球伴们分享了半届的世界杯,大家便怀抱毕业证各奔东西了,离别为世界杯增添了一丝悲凉,我独自在家中寂寞的看完了最后的比赛,那时起,我才感到,足球,世界杯,节日,要和朋友们分享,才过瘾。
 
最后一点和朋友分享的记忆。我虽然做为阿迷,由于多年的英超观战史及老马的离去,在每每阿根廷与英格兰的对局中,我都坚定的成为英饭。我与另一坚定的阿迷哥们习惯性的在98英阿大战中叫起了板,但是年轻的小贝愚蠢的一勾,被西蒙尼骗下了场,使我最终在朋友面前蒙羞。还好,神奇的追风少年欧文一个超远距离的奔袭入球,让所有人眼前一亮。还有一次,苏克的点球,自诩专业球迷,在场上同时擅长前锋和守门员的我,得意的开始跟旁人开始我的预测:苏克是右脚选手,一般在大赛中的点球,主罚者一定选择最有把握的角度,他一定打球门左下。苏克果然射左下,守门员扑错了右侧,球进。但是因为犯规,入球不算,重发。于是我继续预测,苏克一定还发左下,守门员会犹豫,很可能又扑错。接下来的结果依旧如我所料,这也成为我至今为之最得意的预测。
 
决赛很爽,法国3:0力克我不爱的巴西。虽然我很清楚这场比赛肯定是有问题的。但那又如何呢,足球从来都是有问题的,世界杯也一样。
 
中国队?那次,不提也罢。
 

喜忧参半的02世界杯来了,喜的是中国队终于赶在上帝落泪之前杀入了世界杯。忧的是,做为外企白领的我,因为世界杯在日韩举行,很多比赛在白天,使我无奈的要违背场场不落的誓言。那年,也是我做为白领的最后一个夏天。
 
也许因为中国队的参与,整个夏天显得格外的不同。我与狐朋狗友们相约酒吧,开始了另一种不同的看球方式。没有电视的餐馆,没有电视的酒吧,以及有电视却竟敢不转播球赛的餐厅酒吧,从来不是我们的选择。我们的标准行程是,下班后立刻奔赴约定好的位于西直门外的海帆酒吧,在那里预订一个位置,然后杀向旁边的餐馆,在晚饭中观赏一场比赛,然后抹了嘴奔回酒吧,在啤酒中欢度下一场。
 
中国队首场队哥斯达黎加的比赛,堪称我世界杯观战史上看到的最难看的一场比赛,我几乎以为场上进行的是国内的甲A联赛,但是,中国队啊,没有理由不看,哪怕是在白天。我借出门拜访客户之机,溜到了三里屯酒吧街,暗喜的看到几个熟悉的公司同仁的面孔,我们相视一笑,心照不宣。中国的第二场对巴西,我在餐馆的包间中完成观赏。巴西的足球毕竟是快乐为主题的,在进了中国4球之后便点到为止,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德国队,兢兢业业的“站在二楼”,头顶脚踢,差点把对沙特的入球突破至两位数。最后一场对土耳其,我被派到上海参加培训,在新天地酒吧街中独坐一隅,悠然自得的看完中国的回家之旅。
 
我与我的阿迷朋友又聚在一起,目睹了欧文撞向阿根廷后卫的小腿制造的点球,由小贝绝杀完成的复仇之战,也算是我跟他的复仇之战。出于娱乐,我跟公司的同事小赌了两场比赛,一场是英阿,一场是韩国对葡萄牙,均胜,再次得意。
 
最后的决赛,我们聚在一个露天的餐馆,嘴里嚼着小龙虾看完一场如同90,94年决赛翻版的比赛--一支本不该杀入决赛的队伍,终于输给了实至名归的冠军。那时的我,对比赛的结果已经不看重了,我们爱的是过程,爱的爱本身。
 
每年的世界杯,我都在幻想,4年之后下届的世界杯,我会多大,在哪里,以什么身份,用什么方式去爱呢?
90年,我是初中生,在家中,于考试中忙里偷腥;
94年,我是大一新生,在军营里望眼欲穿;
98年,我是大学毕业生,在宿舍完成最后的狂欢;
02年,我是外企白领,在酒吧中潇洒挥斥;
今年,我是歌手,想必会在各地的演出之闲,冲回酒店,独自言欢吧。
 
4年之后呢?我会是谁?在哪里?怎样去爱?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