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木年华的博客

 
 
 

日志

 
 

逝者如歌  

2007-11-27 04:49: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北京出奇的冷。
 

白天出门时,突然觉得腰很疼,上下车的时候觉得很不自在。这个情况从我记事以来似乎还没有发生过,想到最近也没有锻炼或做过任何剧烈的运动,不免有些沮丧,开始怀念一个健康的身体。

 

记得以前IT界有一个术语,叫做:“没有任何消息,就是好消息。”人们在没有消息的时候,往往感叹生活的平淡,知道各种消息纷沓而至,才开始怀念没有消息的时候。

 

不幸的是,今年以来,最近以来,今天以来,消息一直没有断过。

 

远的不想说了,近的,中国足球队世界杯预选赛抽签,进入了死亡之组。联想到周星驰的一句台词:如果中国足球队注定要在世界杯甚至外围赛充当一个跑龙套的,拜托请不要在前面加一个“死”字。

 

今天呢?

 

晚饭时分,接到一个电话,说我们一个好友父亲今晨去世了。我是个很不善于关怀性言辞的人。想打个电话慰问一下,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发信息“节哀顺变”,又觉得显得过于客套敷衍。想安慰说“多向前看,好好生活,把握现在,照顾好生者”,又觉得自己仿若事不关己,不疼不痒。苦思半天,最终写下“若需帮忙,一定要告诉我。”

 

凌晨时分,接到老孙的电话,开口便说:“叶凡走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走了?去哪里了?是跟公司解约了还是出国了?知道电话那头很认真的又说了一遍,是“走了”,我才明白过来?虽然上次在演出时遇到叶凡,还是一年前的事,但是依旧感到突然。老孙是我们多年的朋友,之前也做过叶凡的经纪人,据说,他也在病榻陪伴叶凡走过了最后的时刻。“写点什么吧,为她。”老孙最后在电话里说。

写点什么。写点什么呢?为这些不想听到的消息。

 

叶凡有着好声音,可我耳边浮现的,却总是想象中的她在最后虚弱的时刻微弱的声音。没有什么人会听到,除了她身边最亲密的人,留给人们的,永远会是曾经的那些好听的声音。

 

逝者如歌。如歌般散去;又如歌般留于人间。我想,这也算是歌者的一点幸运吧。

记得几天前,在一次上海的电视采访中,主持人问:你们最大的梦想或者说愿望是什么。我想了一下,说:留下点什么。

 

我们每个人都会离去的。

 

记忆中清华上学时,一个校园歌手学长在毕业前的一次演出中,在自己的陈述中写道:“在清华匆匆几年,也没有给清华留下点什么,留下点声音也好。”很受启发,于是在自己毕业告别的演唱会上,把自己在学校中的创作,演出时的声音留给了清华。之后长抒口气,觉得总比留下一张冰冷的成绩单要有意义一些。虽然知道不久也会被忘却,但是,留多久,算多久。

 

总有一天,我们也会离去。

 

我相信,除了秦始皇,杨立伟等等,人类历史上,能被记住的名字非常有限。悠悠长河中,绝大多数的人,会如歌般逝去。当然,也会有人在歌中留下,如屈原,李白,白居易,柳宗元,韩愈。。。再想远些,那样又如何呢?总有一天,历史也会散去,文明也会消失,地球,也会不复存在。

 

但是,我依旧希望留下点什么。百年也罢,十年也罢,只要我相信,我留下的东西,能比我的生命更久些,就满足了。

 

歌者去了,还好,至少我们现在还能听见她留下的最好的声音,或长或短,至少,还在延续着。

 

我的朋友,当有一天,我也离去时,你是否会说:他虽然走了,但是我能记住他的声音。你是否会说:他走了,我很难过。

 

如果会,谢谢你。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