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木年华的博客

 
 
 

日志

 
 

歌舞段段天涯路 爆竹声声伴我行  

2007-02-20 05:4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每春节将近,在面对各电视台电台的镜头和麦克忙不迭的拜年的同时,也会被经常问道:今年春节怎么。从前总是习惯的答道:和大家一样,休假,放松,陪家人。随着连续第三年上春晚,这样的习惯的回答已经变成了:不过了。是啊,第三年,以至于自己都分不清自己是欣喜,还是悲哀。
 
记得第一年时,在漫漫的一次次排练中,漫漫的后台等待中,兴奋之余,百无聊赖,于是不顾形象,和大家甩起了扑克;第二年时,从容了许多,和同来的艺人聊天闲扯之余,不忘跑到里面去看看节目,以至于一次次排练下来,我们前面几段相声小品几乎都能背下来了。今年,已经能够准确的拿捏排练上场的时间,到场以后,简单化化妆,就离上场不久了,在二楼的咖啡听点一杯饮料,找一个角落坐下,默默的看着眼前匆忙的人群来来往往,辛苦的舞蹈演员们变换着服装匆匆来去。然后,发呆。
 
几天前,父母已经提前回去武汉的外婆家了,几年前,每年我都会和他们同坐火车前往。一路的火车,成了和父母一年之中最长的沟通。那时父亲曾经感慨的对母亲说,你的儿子还有多少机会,能和我们这样耐心的坐着聊天。不幸言中,如今,他们已经习惯现走,而我会搭乘大年初一的飞机赶回,很从容,因为每年那天坐飞机的人不会太多。
 
第一年,伴着黄昏归家的车流,赶到春晚现场,匆匆化妆,早早等着开场的来临。十点多自己的节目结束,在空旷的大街上飞驰,赶回家看一眼本山同志的小品,然后跟一群学生时代的朋友相约到郊外的某处放鞭炮。那时鞭炮还没有解禁,而我们似乎走得还不够远,没有远到五环之外,所以在放炮的兴奋之余,看到警车驶过,一群人撒足狂奔,四下逃散,等兄弟们重新聚齐,各自弯腰喘气,放声大笑,仿佛自己回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或者美国往事中的孩提时代。然后独自回家,挺尸般躺在床上,提醒自己天亮的飞机不要晚点。
 
第二年,由于春晚的节目完了之后,还要参加《欢乐中国行》于凌晨开始直播的节目,于是和几个需要连轴转的演员被安排到央视大楼的十几层处休息等待。那年烟花第一次解禁,透过玻璃,看到阔别十几年的满城火树银花,无限感慨,欲哭无泪。钟声敲响,几个演员相互击掌,以示庆祝。等所有演出结束,已是凌晨5点。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却睡不着,仰头望着空旷的天花板,四周一片寂静,心中念道,这就是我的除夕吗。不知过了多久,猛然回头,才发现阳光已经透过玻璃,照在了我的后背。
 
记得儿时年年看春晚,主持人每每都会想除夕夜依然奋战在工作岗位上的人们致以崇高的敬义。那时幸福的我觉得,那些人离我好远,那些人好可怜,那些人好伟大。而现在,我不觉得他们再遥远,不觉得自己可怜,也不觉得自己伟大,只觉得,很寂寞。
 
今年,在夜幕降临间,脚踩这早已散落满地的烟花纸屑上了路,因为晚会已经开始,在稀松的车流中,驶向我该去工作的地方。不再兴奋,不在寂寞,因为觉得,那是我该做的事,而整个世界,在与我为伴。当兴奋成为习惯,寂寞成为习惯,那么,一切就变得坦然。下班的时候,已是凌晨一点,路上的车依旧没有多少,放身边副座上手机时时亮起震动,我知道,那是看到或者没有看到我演出的朋友们的祝福短信如期而至。宽阔的马路之上,依旧有不断的烟火在车窗的左右升起,仿佛在为我送行。突然我变得很开心,因为这是属于我的年,这个世界和我的年。这个城市还没有入睡,和我一起醒着,一起开心着。
 
一天前,还在和朋友打趣,说今年拜年的短信比往年少了,往年这个时候,提前几天,短信就已纷纷而至,而今年,到二十九了,才只有些零星的流弹飞至。到了三十我睁眼时,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密集的炮火让人应接不暇,到了现场还和工作人员打趣,说别说发短信了,删短信都删得手指头软了。想想也许是当下手机的群发功能越来越强大,以至于人们不再需要提前N久就把大量的功夫花在发一条条的短信上,而能做到,在准确的时间内,将密集的弹药瞬间发射完毕。而我,却迟了,一是我的手机并没有赶上时代的脚步,二个更重要的原因,坚持原创的我,有些辞穷了。
 
记得第一年,我将水木的歌曲串烧成一段酸酸的文字,早几天准备完毕,从从容容的于当天将弹药清仓。第二年,在三十起床后的马桶上,完成了藏头藏尾的拜年打油诗,于是发送短信成了我在演出后台消磨时间的方式,并于上场前成功扫光。而今年,我已不知该说什么。一直拖到前往演出的路上,才迟迟于腹中定稿,而发送工作刚刚开始,便要准备候场了。最后的战场清理工作,是回到了家中完成的。看着手机里的一个个名字,寻找的自己的回忆,一些只记得名字不再记忆面孔的人,想想,算了吧。年过得简单,而祝福,也简单一些吧。
 
仅以此信,与这个世界知道我名字的人共勉:
 
春江水 忘情水 沧海难为水
千年木 凤择木 但为常青木
金猪年 中国年 今昔是何年
发生华 淡荣华 丹心照风华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