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木年华的博客

 
 
 

日志

 
 

欢乐英雄  

2007-06-28 04:4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以带给所有人欢乐为使命的人,大都必须自己独自面对痛苦;正如很多的英雄,之所以被人们记住,大都因为他们的死。
 

前几天听说侯耀文又去了,人们往往很难把那些看着想着就会忍不住让人发笑的面孔,跟痛苦,甚至死亡联系在一起。我不知道那是否是导致他死亡的直接或者间接原因,但是确有很多人告诉我,他不快乐。那些肩负着让人们快乐使命,却又痛苦,甚至一直到死的人,侯耀文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高秀敏在去的时候,似乎也不快乐。还有吗。记得台湾笑星倪敏然自杀的时候,带着忧郁症。

有人曾对我说过,人一天说话的总数是大体固定的,所以那些以说话为职业的人,如播音员,主持人等,在工作了一天之后,回到家中往往沉默寡言。笑想必也是吧。人们是难以接受笑星们展示痛苦和泪水的,在笑着并且带领大家一起笑着忙碌了一天之后,我难以想象他们回家之后的状态。而做为相声演员,工作是说话,且要笑,回家之后的样子,以我之能力更无法想象。

 

笑星的痛苦是不被习惯思维所允许的,但是客观事实。周星驰同学也不止一次面对采访的镜头说自己其实是个很忧郁的人。不久前,金凯利主演的《月亮上的男人》,也在试图诉说着同样的事实。

 

我相信,他们,大都痛苦,部分的他们,试图告诉大家自己的痛苦,其结果,大都被不以为然,甚至遭到更多的欢笑。想象一下,葛优同学面对你,一本正经的告诉你他很痛苦,你内心及表情的第一反应。《夜宴》中的部分场景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结果。记得小时曾经看过一个表现卓别林生平的故事片,我及身边所有人都抱着及其兴奋和喜悦的准备前去观看,结果大家指着屏幕上那个满脸沧桑,斑斑白发的男主角疑问着,这是卓别林吗?前几年,黄宏也曾经试图过。他在某次晚会上的一个小品,用一张笑脸的面具戴在脸上,告诉大家笑脸背后的悲哀。没有观众笑,也很少人感动,一颗准备笑的心,往往是拒绝感动的,不被当作不合时宜煞风景就不错了。笑星们表达自己的痛苦的试图往往是徒劳的,当他们发现这一事实后,这种痛苦是否会演变成一种绝望呢。至少那次之后,黄宏再也没有尝试过,而是恢复了滑稽搞笑的,人们能够接受的那个他。

 

有时甚至觉得,那些习惯性忧郁的人们,反而是幸福的。动辄愁云密布,细泪纵横的林妹妹,人们愿意掷千金换得她们的偶尔一笑。但那些必须或者在人前习惯快乐的人们呢,他们没有痛苦的权利,偶尔的痛苦也会让人不习惯,甚至被认为是矫情,这样的痛苦不值钱,甚至遭人不理解,反感,会被扔进垃圾桶。

 

记得大学时的同学,总是不解的问我:为什么你看起来这样快乐的人,写的歌都那么忧郁?我忘了自己怎么回答。或许当时跟本就没有回答,只是依旧为了不影响室友休息,继续躲在阳台,或者厕所,或者楼道尽头的楼梯间,听着自己的琴声,在四周的墙壁回响。不久前开车时,突然习惯了如一个人般的沉默,坐在身旁的助理突然问:缪哥,你今天不开心吗?我答:没有,我今天不正常吗?她问:不正常,今天看起来话不多,很忧郁。我答:我本来就是个很忧郁的人。这次回答我的,是一车子人前仰后合的笑声,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可笑的笑话。我想了想,于是也不由笑了,因为我发现自己的确是犯了最可笑的错误。

 

还好,我只是习惯在非独处的时候快乐,还好,我没有不幸的把快乐当作职业。仅以此文,献给那些快乐的英雄们。

 

虽然当我写下以上文字时,开始有些后悔了。我再次发现,我又重复着刚刚还在说的徒劳的试图,刚刚还在说的可笑的错误。

 

 


P.S.本来在最后,想贴上一首很久前听到的一首歌的歌词,以做纪念,歌名叫《小丑的心声》。却发现在网上竟然搜索不到。也罢,反正看来小丑的心声注定是要被人遗忘的。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